中气十足的声音,健康得很,哪里像个刚有过滑胎之像的妇人?

    陈院首奇怪的看了云暮雪一眼,说:“回皇后娘娘,季平一直在您的安胎药里下红花,才害您至此……”

    “什么叫至此?本宫现在好得很!会不会说话?有你这样咒人的吗?”云暮雪皱着眉,不悦的看着陈院首。

    陈院首心虚的垂下眼眸:“是是,老臣说错话了。皇后娘娘,此人罪大当诛,您看……”

    “谁说是他干的了?”云暮雪反问,眉毛扬起来,黑眸亮闪闪,似乎已经看穿一切。

    “……”

    众人一愣,都讶异的看着云暮雪。

    “本宫没有滑胎,今日上午只是吃多了肚子疼。陈院首,你没有诊对脉象啊!”

    “……”

    大家都蒙了,包括陈院首。

    明明是滑胎之像啊……

    按照计划,就算不滑胎也该见红才对。为什么皇后娘娘看起来,反而精神非常棒呢?

    他的心沉了沉,倘若不能完成那个的计划……

    “陈院首,你胆子挺大啊!趁着本宫和皇上不在,你们把季平搞成这样,是想怎么着?搞死季平,你们取而代之吗?”云暮雪的声音,陡然就冰冷了下去。像被雪水浸过。

    她的目光,一一扫过现场众人,不怒自威。

    宋王和越王面面相视:难道他们收到的报告不对?错怪了好人?

    “陈院首,这是怎么回事?”宋王怒吼,粗鲁的武将,伸手就把陈院首给拎了起来,“你玩本王哪?”

    “不不,老臣不敢。今日早上娘娘腹痛之时,真的是误食红花的滑胎之像啊……”

    “难道本宫好端端站在这里,不是最好的说明吗?”云暮雪冷笑。

    陈院首额上不停的冒汗。

    真的,这就是最好的说明!可是她怎么还能够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呢?今天早上的燕窝,分明已经被下过料了啊……

    “竟然拿本宫作文章,谁借你们的胆?!”云暮雪提高音量,吓得众人皆是一抖。

    季平慢慢的醒了过来,看到云暮雪在气势杠杠的训人,他挣扎着朝她爬去:“皇后娘娘,脉,脉……”

    “你真是!”云暮雪心里一酸,叹了口气。她蹲下身,把手伸给了他,“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本宫的平安脉?”

    季平不答,专心的探了探脉,虚弱的笑了,那笑却像被放大了,暖暖的映到云暮雪心头。

    “更健康了,你可以放心了……”

    他手上的血迹,在云暮雪雪白的腕上留下触目惊心的印子。钟离渊皱了皱眉,什么也没有说。

    云暮雪坚持说季平不会害她,他能怎么办?只要相信娘子呗!

    不过,看季平这样子,应该也不会。

    “来人,把季平带下去好生医治。另外!太医院该整顿了。”云暮雪眯起眼,总是盯着陈院首看。

    直盯得陈院首心慌意乱。

    “皇后娘娘,您的药渣里确有红花。”陈院首示意两个小太监把药渣呈上来,“这是太医院所有的检查过的。”

    果然,每一份药渣里,都有少量的红花。份量虽小,但孕妇长期服之,同样危险!

章节目录

美食萌后:皇上,休了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仙肉小说只为原作者卿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卿云并收藏美食萌后:皇上,休了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