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季剑晨壁咚连音时,周围已经暗搓搓的冒出了不少围观者。

    围观者们都以为会看到季剑晨的一桩八卦,但没想到八卦是八卦,但与他们原本想象中的风花雪月不同。

    原以为是总裁剧情里的强吻戏码,没想到突然就变成了季剑晨强吻未遂,被女方一脚狠踢下腹的戏码。

    默默看着彪悍的女方,众人心中同时在想,这则八卦还有没有传播开的必要?

    过了一秒,心里就有了定论!

    传!

    这么劲爆的八卦,必须传播!

    这注定是个无眠之夜,名流圈内瞬间流传出一则八卦消息:季氏季剑晨移情别恋,强吻壹联女执行官,结果反遭女方痛打。附图一张。

    所谓的图是季剑晨捂着下身,一脸强忍痛楚的照片。

    围观人原本是想拍几张激吻的照片,但没想到快门还没按下,剧情就变了。

    好在这个消息比原本的消息更劲爆,也就没人再惦记没拍到的暧昧照了。

    八卦消息在圈子里流传开来,不过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避开了当事人,所以这事林俏并不知情,只是在这天之后,所有人见到林俏都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看的林俏心里沉沉。

    虽然说传播八卦的原则是要避开当事人,但八卦传来传去总有被不能看的人看到的风险,就好像连音刚回到家,连恒就从不知道哪个角落冒了出来,将自己手机递在她面前,急巴巴的问:“今晚上你是和季剑晨去吃饭了是吧?”

    连音狐疑的瞥他眼,接过他递来的手机,正好看见了那则八卦消息,在看过季剑晨的照片后,连音忍不住笑了。

    连恒见她这样,还能有什么怀疑,伸手从她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机后,他改而抓着她的手臂,将她上下左右都打量了番。

    口中不住关切:“那混蛋敢强迫你?你有没有吃亏?有没有哪里受伤?”

    连音软了眉眼,笑道:“没有啊,你不是看到手机上的八卦了吗?他未遂,还被我揍了。”

    连恒停止了查看她是不是有受伤,跟着想起来手机上的内容。他起初乍然看到后,完全不敢置信,第一反应就是担忧连音,他拨打了连音的电话,但她没接,然后他又重新将消息一字一字看过,这才确定他妹子应该没事,有事的只有季剑晨。

    但就算知道是这样,连恒心里别提多气了,再看连音面上的笑容,关切全数收起,又成了指责:“我都说了不让你去,你偏要去吃饭,这下满意了?这回是未遂,下次谁知道会出什么事,又是什么后果!”

    “你以后别再见这个季剑晨了,知不知道?”说完,又叨叨说:“刘子望跟我说了很多这个季剑晨的事情,他就是个没节操的王八蛋,一口烂锅,脑子坏了的女人才看上他这种人。”这话就直接连林俏都说进去了。

    连音一脸无奈的样子,任他打嘴炮,心里接受了他的善意。

    这一晚,连恒叨叨至半夜才住嘴,兄妹俩睡的都晚。

    第二天连音进了公司,还没坐稳,刘子望就风风火火的来了,话题还是昨晚那则八卦,说了许多与连恒一样的话。

    连音强迫自己再听一遍,等刘子望说够了,她才开口说:“谢谢你,刘先生。不过,我觉得我们这会儿要考虑的问题是,季氏会不会跟我们过不去?我昨晚的做法会不会连累壹联?”

    “神他妈连累!这是你现在该想的事情吗?”

    那她应该想什么?

    刘子望说:“我们不找季氏的麻烦就不错了,他们还想找我们麻烦?呸!你等着,我回头就跟季剑晨没完!”

    连音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看着刘子望风风火火的来,说完话后又风风火火的离开。

    强吻未遂事件发生后的一个礼拜,季剑晨没有再找过连音,季氏也没有任何的报复措施,那晚的事情似乎就这么过去了。

    但这天,秘书杨淼却敲门,进来告诉连音,林俏来公司,要求见她。

    被隐瞒了一个星期,林俏终于还是知道了这件外边早传遍的事情。

    杨淼这回不等连音示意,已经先给出提议道:“连总,要不要直接说您不在,让她下回再来。”

    连音好奇的看杨淼,她看来也不是很喜欢林俏。也是,杨淼在壹联很久了,对于林俏自然熟悉,不喜欢她实在不足为奇。

    不过她摇摇头,拒绝了杨淼的提议:“请她到会客室吧。我一会儿过去。”

    杨淼一脸不赞同,但没再说什么,转身出去通知下面放人。

    连音继续忙活手头上的文件,并不急着去见林俏。这一耽搁,就放任林俏在会客室等了近半个小时,连音才姗姗走去会客室。

    林俏大约是等的时间长了,没坐着,而是双手抱臂站在整片玻璃窗前,透过玻璃窗看着公司的一景一物。

    她对这个公司实在太熟悉了,熟悉到如今站在会客室看向外头,每一处都透着熟悉。

    只不过公司到底没有以前那么热闹,而公司里也没有陆醒了。

    她并不怀念过去,只是有点心有不甘。

    眼梢里瞥见一身长裤正装的人影,她收回看室内景物的目光,转头看向来人。

    连音就在她的注视下走进会客室。

    林俏看着她,一身略带硬气的西装套装,经典的条纹款式,修身小西装和衬衫显得她很干练,西装长裤则将她的双腿衬的笔直又修长,整体看起来利落极了,也分明是个女上位者的姿态。

    连音这人的整体气质不属于凌厉型,而是没什么攻击性的淡泊。不过当她将唇抹成最艳的红唇时,整个人气质徒然添入了不少侵略性和攻击性。

    林俏看着她的烈焰红唇,心想着,如果不是这回的人物类型,她也很想抹一抹这张扬的颜色,然后做一个张扬的人。

    “林小姐,让你久等了。”连音唇角勾了勾,向她道了个歉。

    林俏笑了下:“连小姐是忙人,我能理解。”

    “林小姐善解人意。”她在沙发上坐下,也示意林俏落座。等到林俏落座后,连音一点时间都不耽搁,直接问起她的来意。

    林俏低头打开随身带的包,边取东西边道:“我是来给连小姐送请柬的。”

章节目录

快穿之专治各种不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仙肉小说只为原作者青罗浅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罗浅衣并收藏快穿之专治各种不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