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和护士忘记了杀人现场。

    本来敞开的手术室门口应该有杀手,床榻旁应该有琴南千雪,却全都在门口。

    似乎只有这个狭小空间,回到了满月前的那一秒。

    医生从未进行过丧失道德的手术,只不过以后再也不能手术了。

    琴南铃岚的生命保住,麓安的“凝无路”模式,在完成祈愿之后,也终于结束......

    麓安身上的致命伤自然已经不存在,额头的刀和玩具似的直接脱落,无力的掉落在地上。

    他本人可以回想起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也清楚自己当时是一种没有自我意识,只有“祈愿”的状态。

    他打开遮挡小铃岚脸部的蓝色帘子,然后立马低头听她的心跳声,用指尖感触他的鼻息。

    “呼......”麓安感知到了一切生命在继续的痕迹,心口那块让自己快要疯癫的大石头落下,乃至于有了一种叫做“幸好”的少见心理轨迹。

    “喂!猫酱!”麓安在心声呼喊道。

    “干哈呢!”猫酱不知在哪回复。

    “这模式还能回溯时间?那我想要让杨贵妃转世行不行?!”麓安在如此疲惫的状况下,靠着床榻,还在说搔话。

    “干嘛?你也和皇帝一样喜欢杨贵妃?”猫酱依然不见踪影。

    “不是,我只是突然想起来有什么绝对无法做到却想做的事,毕竟,刚刚连即将死去的生命,以及逝去的时间,都挽回来了......”麓安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满月,一切都清如水,淡入君子。

    “你与其让杨贵妃活,不如回到过去让李世民把唐僧吃了,指不定到现在还是大唐盛世。”猫酱毫不留情的大开脑洞。

    麓安被逗笑,却忽然发现连上扬嘴角的力气都没有,疲惫弯曲双眼道:“哈哈,哈.....搔话还是你会讲。”

    这一人一猫在探讨时,琴南千雪以“满月前”那一秒心情,进入手术室内。

    麓安是满月的瞬间到达,也就是说,此刻的琴南千雪,没有见过凝无路状态的麓安。

    在她的视角,就是忽然不被束缚,立马心切的进来找铃岚,然后看到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护士和捂着手腕疼到咬牙的医生。

    而先生就在一旁,从状态上应该是付出了生命般的代价。

    女儿.....铃岚,则安逸的躺着,如睡着一般。

    她和麓安一样,感知到铃岚的呼吸之后,身体渐渐回暖,不再绝望。

    若在以往,即便是奇迹降临,她也不会觉得自己和铃岚有超脱现实的力量。

    可当先生出现在这个现场,让一切“想象”都没有发生,她忽然有了莫名的信心。

    他会和上次一样,带自己和铃岚回家,延续未完成的美好理想。

    她没有问麓安,你是怎么来的,你是怎么做到的。

    聪明的女人知道如果略过那些让男人头疼的话题,然后寻到最柔软的地方轻抚。

    “先生......你辛苦了......”她捏着女儿肉呼呼的手,另外一只手,捏着麓安的胳膊,身子轻轻贴着他。

    温润的身子和发梢间的清香,让麓安短暂忘却这个现场的危机性,深深为自己之前担忧母女安危的心情,感到“心甘情愿”。

    按理来说,说声值得就行。

    麓安的手拂过千雪的长发,在耳边道:“我是真的累......”

    千雪心疼的观望先生的五官,惨白的脸,没有血色的唇,还有耷拉的眼角。

    “回去......千雪好好照顾你.......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千雪咬着下唇,看着麓安即便是累成猪皮还是“看一道菜肴”的双眸。

    “行,来点奶就行了。”麓安终于有了微笑的力气,扬起嘴角笑道。

    千雪羞得低下头,却因为“伟岸”而看不到脚尖,这是“非常大”的证明。

    害羞归害羞,面对爱的人,喝个奶算个球.....

    猫酱哀叹道:“你他奶奶的还是人吗!好好感动一下会死!”

    “哈哈,别提了。”麓安心声道:“你赶紧带老马过来,带千雪铃岚回家。”

    “哦!”猫酱不想多提,简单回复。

    老马的速度有多快?

    那些杀手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横冲直撞的带着猫酱到手术现场。

    把门撞开不说,还因为极速的力量,让隗虎都没反应过来的跌倒在地上。

    隗虎什么重量?他有是多小的马?那就是矮人撞巨人,撞腿!

    可是,速度快到一定程度,冲撞力绝对要超脱重力。

    “你带铃岚先回家,这边,交给我处理。”麓安靠在床边,将铃岚抱起来。

    老马哼了一声,朝门口处瞟了一眼,一道冰墙就卡在了几人前面。

    连麓安都对老马大家叹服,看着这位**丝马的内心住着一位霸道总裁,明明连自己这个“造物主”都对力量一无所知,他却拿捏的如此得当。

    这就像是授人以渔,人却把海吞了,让授的人相当自满。

    “嗯嗯!”千雪本还在想该怎么离开,即便麓安奇迹般的降临,但看他疲惫的样子,也不像是可以用同样方式离开的人。

    “但是,先生你怎么办?你看起来状态不是很好。”千雪担忧道,然后在麓安的搀扶下坐在马背上。

    “我?嘿,你就放心好了,有些事,我也想通了......总之,你们我保护定了,我能答应你的是,以后大可素面朝天,怎么漂亮怎么来,让那些该死的妆容见鬼去,谁都不能让我们偷摸的生活。”

    因为职业,隗虎和众多杀手开始打冰。

    这种极寒冰相当坚固,即便如此,在隗虎的巨力下,也快要崩开。

    琴南千雪抱紧女儿的同时,也攥着马背的鬃毛。

    她说先生累,她也何尝不累,现在也只是靠意志力醒着。

    心里暖融融的,直视麓安的眼睛,因为看到他眼里的柔情,忽然觉得这是第一次看到......所以惊讶了一下。

    麓安后知后觉的移开双眸,为自己刚刚流露出来的宠爱之情感到.....

    他娘的真的very害羞。

    “先生你害羞了吗?”千雪抿着嘴唇,在马背上,捏着麓安的手心,被安全感包裹着。

    相信他的话,并为此努力生活。

    往后......

    都是花路。

    “老马,慢慢飞,不打紧!”麓安拍了拍老马的屁股,当做没听到害羞的话。

    结果老马和猫酱也盯着麓安的眼睛,似乎在好奇麓安是不是真的害羞。

    “妈的你不听话??”麓安略急了,脸明明已经火辣,却因为疲惫而没有红起来。

    真是“幸亏”

    老马算是很给面子了,闷哼一声,寒冰从眼底里冒出来,立马滴成水,看来很想看到麓安害羞的样子。

    老马转头看了眼千雪,确定扶好之后,果真缓慢的起飞......温柔的不像话,哪有带着麓安那风驰电掣的样子。

    任何人包括动物都会喜欢千雪和铃岚吧。

章节目录

咸鱼的品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仙肉小说只为原作者黄天三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天三宝并收藏咸鱼的品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