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

    李瓷因为不安心而坐立难安的样子。

    不管怎么找,她一直都没有找到想找到的人。

    之前这个时间点的话,她一直都会陪她准备晚餐才对。

    今天李瓷一如既往的想帮她的忙,但却莫名其妙的找不到她的身影。

    “咦,你怎么了?李瓷?”

    看到了李瓷不安的样子,有人这样询问她。

    但是,李瓷因为不会说话,所以无法回答他们。

    唯一一个理解到李瓷不安的人,便是跟她呆在一起时间最长的阿多。

    “李瓷,你在找什么,难不成是找叶迦蓝?”

    听到阿多如此询问自己,李瓷点了点头。

    “说起来,的确没看到叶迦蓝那个人去了哪儿呢。怎么了,算了,别管她了,那家伙一会儿会自己回来的。”

    阿多拍了拍李瓷的肩膀,如此安慰她。

    李瓷无奈的点点,如今她也只能相信叶迦蓝自己会回来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发生了一些乱。

    “喂,叶迦蓝呢,叶迦蓝不见了哦!去哪里了!?”

    拿着鞭子的男人们正引发着骚动。

    “喂,那个叫嘉怡的小矮人也不在哦!”

    “果然那家伙不是普通人啊……看来是逃走了呢!”

    李瓷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原本增长着的不安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想到自己被抛弃的悲伤之情。

    至今为止一直是这样。有好几个人都对自己伸出过援手,但是大家都在中途抛弃了自己。所以李瓷虽然身为一个孩子,才会想要去自己找出一条活路。

    但是孩子寻求亲人是自己的本能,李瓷再次开始依赖起了对自己伸出援手的叶迦蓝。可是,现在就连那个叶迦蓝,明明不管什么时候都会帮助自己的她,现在也终究是抛弃了自己。

    李瓷失去了双亲,但是,却从来没有被自己的双亲抛弃过。

    强烈的寂寞感袭击着李瓷,这是她至今都没有体会过的痛苦。

    内心好痛苦,心口好痛苦,明明想要呼喊叶迦蓝的名字,但是不能发出声音的自己好痛苦。

    ——叶迦蓝!叶迦蓝!

    太阳已经沉下那边的山头了,因此,周围也逐渐变暗了。而随着昏暗程度的增加,李瓷的内心也越来越痛苦。

    「喂,李瓷!叶迦蓝去哪里了!?」

    男人们开始追问起一直跟着叶迦蓝的李瓷来,这也是当然的。

    李瓷没法回答。她既不知道叶迦蓝的所在之处,也不能发出声音。在沉浸于男人们的怒吼声一段时间之后,李瓷想起了自己过去体验过的鞭子带来的疼痛。

    这个时候。

    「怎么了?这骚动是怎么回事」

    到现在一直没有出现过的泽多来了。

    「不好了,泽多大人!叶迦蓝和那个嘉怡不见了!他们逃跑了,肯定不会错的!」

    不过,泽多的反应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并不是勃然大怒,不仅如此,反而是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说起来我忘记说了呢,那两个人去打猎了呢」

    「诶?打猎?」

    「是的。嘉怡说偶尔也应该吃点肉,再加上早上的那件事情,就当是奖赏吧,所以就让他们去了」

    男人们因为这出乎意料的结果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哈,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可是,让他们去打猎的话,要是他们就这么逃跑了怎么办啊?」

    「应该不要紧的吧。你们想想,要是那两个家伙真的要逃跑的话,你们怎么可能拦得住他们」

    男人们再次陷入了沉默。

    这个时候。

    「李瓷!你怎么了!?」

    李瓷听到了自己最想听到的声音。

    反射般的回过头去的她,看到了叶迦蓝的身影。

    李瓷虽然不能说任何话,不过相对的,她就这么跑到叶迦蓝怀中。紧紧地抱住她,哭了起来。

    「怎,怎么了啊?为什么哭啊?」

    「你去哪里了啊,李瓷她很拼命的在找你呢」

    代替李瓷说话的,是阿多。

    「这样啊,原来如此,对不起了,李瓷,要是事先跟你说一下就好了。我刚才去打猎了呢」

    叶迦蓝抱起了李瓷,用力抱紧了她。感觉到叶迦蓝体内的温度的李瓷,终于安心了。

    「叶迦蓝,成果如何?」

    「嗯,如你所见」

    回答的不是叶迦蓝,而是在边上的小矮人。

    她的背上,正背着巨大的野猪。

    ……

    这一天的晚餐上,听到了比平时都要多的欢笑声。

    原本乏味的晚餐加上了刚打猎来的野肉,使得奴隶们品尝了一次久违了的,自然心情也变好了。

    「来,多吃一点哦,李瓷」

    李瓷这里也不断有叶迦蓝给她送着麦粥过来。

    跟平常淡而无味的麦粥不同,今天的麦粥里加入了香草和新鲜的肉。

    在吹凉了之后,用木勺把粥送进了嘴里。

    这个味道,让李瓷想起了以前一见人围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的样子。当然,跟母亲做的加了肉的炖菜的味道是不能比的,但是,内心之中还是觉得十分的高星。

    「李瓷,你怎么了?为什么哭了?」

    应该说是果然吧,叶迦蓝问起了自己。

    不想让她担心——还是一个孩子的李瓷这么考虑着,然后做出了自己唯一能够表现感情的方法。

    露出了笑容,摇了摇头。

    「是,是吗?那么就没事了」

    意思似乎是传递到了,叶迦蓝有点没自信的说着。

    看着这样的叶迦蓝,李瓷默默地靠了过去。

    ……

    在雪国的北部,有两个大都市。一个是以城寨都市这个特征而出名的南塔,另一个是在王国的西北面,面对着资源肥沃的港口都市北港。杰德率领的亚军,现在正驻扎在这两大都市的中间位置附近。

    就在半个月之前,他们建立了大大小小的战功,士兵们充满了自信和希望。可是,现在那一切都变成了幻影一样,军队的气氛十分的消沉。受伤的人在各个地方发出了痛苦的声音,平安无事的士兵脸上也是同样阴沉的表情。

    人群中,拥有着风少女这个别名的阿雅也在那里。阿雅虽然没有受伤,不过她也和其他的士兵一样,心情有点低沉。

    这一天,一个旧友来拜访了阿雅。

    是张雷夜。

    「找到叶迦蓝了……!?」

    这对现在的阿雅来说,是无法替代的最好的消息。不过唯一让她在意的是,张雷夜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像是蒙了一层雾霾一样。

    「那是叶迦蓝那家伙,不会到遇到了什么事情,已经失去了战斗的意志。拜托了,阿雅,你能给她一点动力嘛?我虽然是无能为力了,但如果是跟她背靠背一起战斗的你的话,说不定能使她重新振作起来呢」

    「……我知道了。虽然不知道事情到底怎么了,但既然已经找到他了的话,我就会去的。而且现在我大概也能立刻出发吧」

    阿雅有必须要向叶迦蓝求证的问题,两个人一起度过的那个夜晚,为什么之后叶迦蓝就从自己的身边逃走了呢。

    「可是阿雅」这里说话进来的是她的青梅竹马欧阳克。「你可是亚军的象征哦,这种状况下你还要离开这里?现在杰德已经倒下了呢」

    「……说的是呢。看来不跟他商量一下不太好吧」

    「等、等一下!你说杰德倒下了是怎么回事!?虽然在来这里的路上我就觉得有点不对,仔细看看周围有不少受伤的士兵呢,而且他们的表情也十分阴沉。到底怎么了?」

    对于不知道亚军的近况的张雷夜来说,是极其自然的反应。

    「嘛,遇到了不少事情呢。之后再说吧,现在先去找杰德吧」

    之后,阿雅就走向了杰德所在的帐篷。

    首先上前迎接走进杰德的帐篷的阿雅的人,是负责照顾杰德的阿菲。

    「杰德的情况如何?」

    阿雅问道,阿菲露出了如同预料般的阴沉的表情。

    「不是很好。看上去也没有吃过多少东西的样子……」

    「是么」

    一军之将,亚军的唯一希望,现在正躺在病床上。士兵们的表情会那样也是没有办法的。

    「我的话不要紧哦,你有什么事吗」

    阿雅虽然还在犹豫要不要现在就进去,但是里面却先传来了杰德的声音。

    「抱歉了,阿菲」

    虽然这件事情可能又会变成杰德的负担,但是,不跟他商量是不行的。阿雅小声的向阿菲道歉歉之后,走进了帐篷中。

    走进去可以看到杰德正躺在素朴的床上,脸色看上去十分难看绝对不是因为帐篷里面的采光性不好的关系。

    「杰德,刚才张雷夜来到了这里,你知道的吧,张雷夜这个人」

    「嗯,我记得哦。是叶迦蓝的仆人,不是矮人的那一个」

    这种记忆方法让他本人听到了一定会生气的吧。

    「那个张雷夜说已经找到叶迦蓝了。但是,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好像那个叶迦蓝失去了战斗的意志。我去见一下她可以么?我想要给那个家伙来一拳呢」

    「……」

    杰德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我知道了,你去吧」

    过了一会儿,他这么回答道。

    「可以吗?」

    「以前的话,让作为不安定要素的叶迦蓝退场对我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了,但是,现在的状况下的话……请想办法让他重新振作起来吧。但是,请拿掉这个假发,换掉这件衣服,不是以风少女的身份,而是以阿雅的身份去行动吧。现在要是让人知到风少女离开了本队的话,并不是太好的事情呢」

    「我知道了,谢谢了」

    阿雅知道,这对杰德来说是非常困难的决定。叶迦蓝是敌人,有时候甚至希望她去死了,实际上她也这么制定过计划过。而现在却要去伸手帮助那个叶迦蓝。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一下子打开了帐篷的入口走了进来。

    不是一直在外面偷听着么——在这么想的时候,从外面走进来的就是以长长的耳朵为特征的妖精族的诺一。

    「你要去见叶迦蓝吧?那么请让我跟你一起去吧」

    阿雅实在是无话可说。

    「你啊,每次一提到叶迦蓝都会自告奋勇的跳出来呢?你就这么欣赏她么?」

    「嗯,我很欣赏她哦。那个人才是值得扬名这个世界的女英雄,是神之女哦。叶迦蓝今后会走上什么样的道路,只要是有机会的话,都请让我在最近的距离观看吧」

    「……就让他去吧」杰德的回答当中夹杂着叹气的声音。「作为客将的你,我也没有什么权利对你指手画脚的,去吧,就像你所期望的那样,请让叶迦蓝重新走回正道吧」

    「知道了」

    就这样,阿雅一时之间舍弃了风少女这个别名,在张雷夜的带领下,跟欧阳克还有诺一一起踏上了前往叶迦蓝身边的旅途。

    这个时候,阿雅的内心十分的复杂。叶迦蓝曾是自己的敌人,也曾是自己的战友。而在跟他一起战斗的过程中,阿雅渐渐喜欢上了叶迦蓝,这一点她自己也知道。

    可是那一天,叶迦蓝就像是担惊受怕的小狗一样,从阿雅的眼前逃走了,还什么都没说。

    对阿雅来说,她希望那天的事情都只是一些误会。叶迦蓝是比谁都要勇敢的人,是必须要比谁都要强大的存在才行。正因为叶迦蓝是那样的人,所以才会吸引到自己。

    所以,看到现在的叶迦蓝的样子,她受到的冲击才会如此的巨大。穿着肮脏的衣服,手腕儿上套着手链。专心致志的搬运着泥土,除了奴隶这个词以外,阿雅想不出任何的词语了。

    「什么啊……!你这算是什么样子啊,笨蛋!」

    阿雅走近了叶迦蓝后,一把抓住了他胸口的衣服,奇妙的是,这个行为跟之前张雷夜的所作所为一模一样。

    突然心口的衣服被人抓住,而且在发现这个人是阿雅之后,叶迦蓝显得十分的狼狈。可是马上就像是放弃了一样,叹了一口气。

    「……这次轮到你了么。为什么大家都不肯放任我不管呢」

    「不要说这种蠢话了!听着,杰德他病倒了哦!威利在作威作福的事情你也听说了吧?那家伙啊,就是那家伙让我们吃了不小的苦头啊!」

    叶迦蓝的脸上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那个杰德,病倒了……!?」

    「是啊!我们死了很多的同伴,杰德又吐血倒了下去。现在需要你的力量啊,叶迦蓝!拜托你了,借给我们力量吧!」

    可是,叶迦蓝很无力的摇了摇头。

    「已经够了,放过我吧。我累了,已经没有自信能像以前那样战斗了,而且,只有我一个人的力量的话,要怎么跟这个王国作战」

    「为什么?叶迦蓝你就是叶迦蓝吧!跟对这个王国有没有作用没有关系,如果你的眼前出现受伤的人的话,不管什么理由都去救助那个人不正是你的作风吗!?」

    「你不会懂得,你是不会明白的,阿雅」

章节目录

绝世狂妃:殿下,强势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仙肉小说只为原作者安绛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绛雪并收藏绝世狂妃:殿下,强势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