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后,某个阳灼烁媚的清晨,盛临琛带着妻儿去机场接旅游归来的岳父岳母。

    三年前,戴莉终于接受了楚锋,两人举行了个简朴而又庄重的婚礼,在众人的见证下成为新婚匹俦,凌汐恬也正式将户口簿上的姓氏改为楚,也总算能改口叫楚锋爸爸了。

    自从盛临琛回来重新接掌了盛氏团体,楚锋把事情重心全部都转移到他手上,过起了半退休的悠闲生活,半年前,他带着妻子开始了周游世界,一起明确各处风物,吃遍各地美食,经常发一堆旅游中的照片给家里的小俩口看,把凌汐恬这个万年宅女给羡慕的,都恨不得也出国跟他们汇合四处采风。

    只惋惜盛某人天天日理万机,实在抽不身世陪妻子出游,又不愿就这么被她抛在家里,没措施,凌汐恬也只能取消念头,乖乖在家陪着老公孩子当家庭主妇。

    这个点正是车流岑岭期,司机抄了近路,无意中,车子途经当初他俩相遇的那条小巷。

    盛临琛突然喊停,透过车窗,若有所思地盯着某个角落。

    注意到他的异常,凌汐恬莫名其妙地看向他,“怎么了?”

    他伸手指了个偏向吗,蹙眉问,“我记得那里原来是放垃圾桶,现在怎么酿成报刊亭了?”

    凌汐恬顺着他眼光望已往,不由地有些发愣。

    影象的洪流如潮水般淹没她的思绪,她想起了许多年前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她因为打不到回家的车,迫不得已只好独自走在夜深人静的巷子里,突然之间,他披着一身月光,满身血迹地突入她的视野里,把其时正发着呆想事情的她吓得差点没失声尖叫。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谁人晚上,两人就被运气的红线牵起来,越拉越近,越捆越牢靠,直至再也无法脱离……

    陶醉在追忆往昔中,凌汐恬不觉有些心神模糊,耳边突然传来他的声音,“汐恬,要不我把这条街买下来吧,在谁人报刊亭位置竖个碑,纪念我们的初次相遇。”

    凌汐恬一下子重重汗水了,整小我私家都有种被雷劈到的感受,有些无语看着他,“盛临琛,有钱也不是这么铺张的好么?”

    还竖个纪念碑,这是让全s市看他们秀恩爱吗?她可没他的厚脸皮。

    盛临琛笑了笑,长臂揽住她的肩膀,稍稍压低头,贴着她耳朵低声轻喃,“你不以为很有纪念意义吗?以后除了完婚纪念日,我们还可以多一个初识纪念日。”

    凌汐恬哼了哼,故作冷淡地回,“那天晚上我差点没被你吓死,谁要纪念那么惊悚的日子!”

    早已习惯了她的口是心非,盛临琛轻笑地吻住她的唇畔,不让她再说嘴硬的话。

    爹妈又在当众卿卿我我了,已经六岁的轩轩小朋侪很自觉地捂住自己的眼睛,小大人似的摇头叹息。

    真是的,爹地每次都不分场所,想什么时候亲妈妈就什么时候亲妈妈,这车里除了自己,尚有坐在前排的司机伯伯和保镖大叔好么!?爹地不怕羞,他这个做儿子的还以为羞羞脸呢,也不怕迫害祖国小花朵的心灵!

    窗外,阳光依然妖冶,一切都正当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宠婚蜜爱:盛少的独家占有》,

章节目录

宠婚蜜爱:盛少的独家占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仙肉小说只为原作者灵小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灵小漫并收藏宠婚蜜爱:盛少的独家占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