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强或许是喝的兴起,也可能是早有准备,突然对着李儒抱歉的笑了笑,然后站了起来,拍了拍手说道:“大家先安静一下!”

    不得不说王强在这些幸存者中倒是很有威望的,正热闹中的近百个幸存者们都很快安静了下来,都看向了王强。

    王强见大家都看了过来,微笑了一下,提高了一些声音说道:“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借着这个特别的日子,我有些话想对大家说!”

    “王哥,您想说什么就说吧!”

    “是啊,王哥,我们都听您的!”

    看到大家都竖起了耳朵,王强深吸了口气,语气也变得有些沉重:“大家有的是新加入的,也有的是一开始就在这个车队里的,我们的车队,原本有近千人,可是现在只有不到二百人,那些我们曾经认识的,有的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他们之中,有我们的家人,也有我们的朋友,我知道大家心里都很伤心,因为我们将永远都无法再见到他们了!曾经的快乐,曾经的欢笑,都已经随着他们的离开而消失,我理解大家心中的痛,因为我和你们大家一样,我也失去了我的家人,几个月来,我无时无刻不再思念着他们,想念着他们,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都会一个人偷偷的掉眼泪,就算是做梦也会梦到他们,虽然梦到他们,会让我对他们的思念更浓,但我并不害怕做梦,我渴望做梦,因为只有在梦里,我才能和他们相见,因为只有在梦里,我才能紧紧的抱着他们,和他们一起高兴,一起开心。但是,当梦醒来以后,我才知道,他们真的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多么希望就在梦里永远都不要醒来,那样,我就能和他们永远的在一起,可是,我知道,再美好的梦,也终有一天会醒过来!”

    说到这里,王强已经流下了眼泪,而其他的幸存者们也因为王强的话而伤心起来,王强的话已经说到了他们心里,就和他说的一样,失去了家人之后,每天都是无时无刻的在思念着他们,想念着他们,那种思念已经将整颗心完全的占据,很多比较坚强的人,或许还能控制住那份思念,但一些心理脆弱的人,则就会因为这份思念而崩溃。

    就如王强所说,他们已经永远的离开了,离开代表着什么,它代表着你将永远都无法再见到他们。

    或者是父母,或者是爱人,或者是孩子,又或者是昔日的朋友,他们已经永远的离开了你,今生都无法再见到。

    亲情,爱情,友情,也随着他们的离开而消失了,许多人以前都不知道珍惜,等末世来临之后,心里才开始后悔,可是后悔又有什么用?一切的一切都已成为了过去,永远都无法再找回来。

    等到失去后才懂得珍惜,相信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可那份珍惜却来的太迟了,人生在世短短几十载,时间却像流水,在你眼前匆匆的流过,当你醒悟过来,你才发现,时间过的竟然是那么快,几天,几年,又或者是几十年,看起来却都像是在昨天一样。

    随着时间的飞快流逝,我们渐渐的懂得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才知道,以前的很多事都让我们有着太多的遗憾,人活一辈子,图的是什么,不就是一生无憾吗,虽然浪费了几十年,可未来的时间还有很长,用未来的那些时间,让自己去真正认识到自己,看清楚自己,认真的去做好每一件事,总之,不要让自己后悔,更不要让自己有遗憾。

    想要珍惜,还不算太迟,你还有时间,去为自己的过去弥补,将未来的每一件事,都当作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来做,这样你才会做好这件事,才会更加的去珍惜它。

    …………

    听了王强的话,下面的很多人都纷纷留下了眼泪,心里那对亲人的思念被彻底的释放了。

    有的是失去了父亲,有的是失去了母亲,还有的是失去了爱人或者是孩子,但不论失去谁,那都将是让人痛苦的。

    还有一些是准备去寻找家人的,虽然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家人是不是还活着,但他们心里有着一丝期盼,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样了,但对他们的思念却并不比那些已经失去家人的人少。

    王强稳了稳自己的情绪,他不止是对其他人说,更是对自己说,几个月压抑在心里的那份对家人的思念,终于是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王强知道这些人需要自己,这个时候自己一定要做一个心智最坚强的人,那样才能让他们都坚强起来。

    王强拍了拍手,并对大家投去一个鼓励的微笑,说道:“我知道大家此刻都在思念着他们,我也和你们一样的思念着,但我希望这份思念不要成为你的负担,那样会将你压垮,我希望这份思念可以成为你坚持下去的动力。他们虽然离开了,但他们对我们的感情依然存在,他们虽然离开了,但他们却永远都活在我们心里。我相信这个世界有天堂,他们此刻一定在天堂上看着我们,我们伤心,他们也会伤心,所以我们要快乐,那样他们才会快乐。虽然不能相见,可他们的心与我们同在,只要你用心感受,你就会发现,他们时刻都与我们在一起。

    听了王强的话,李儒的心里也对王强多了一丝敬佩,王强能说出那些话,可见他是一个真正为别人着想的人,他的那些话,也足以证明他这个人心思慎密,是个足智多谋的人。

    先是一番思念的话,调动起大家内心的悲伤,然后是一番鼓励的话,让大家对那份悲伤不再伤心,后面又是几句激昂的话语,让大家对活下去充满了渴望。

    可以说,他从一开始就应该是有这么一个计划,故意借生日举办了这么一场聚会,其目的应该就是要解开大家的心结,让大家能鼓起勇气面对家人的离去,面对这个世界的危险。

    不得不说,这王强确实是一个人才,这乱世什么最重要?武器?食物?不,李儒始终认为是人心,能聚集人心的人必然会有一番作为。

    对于李儒来说,这场晚会最终在彼此寒暄和试探中结束了,李儒虽然借着机会趁机打听了些消息,但一家之言实在不足为信,只能用做参考。

    散会后,王强他们去收拾残局了,李儒自然也准备打道回府,他老早就在离营地不远的空地搭好了帐篷,小黑还在那儿守着呢。

    人们陆陆续续散去

    李儒看见有个看上去很可爱女孩正伫立在人群间,这种时候他上去打扰可能有些不合时宜,不过他本来脸皮就厚,而且他也有自己的目的。

    仔细的观察了这个女孩一番,李儒心里就有了主意。

    “你好,我是新来的,叫李儒”李儒自来熟地走过去说道。

    想必之前她应该见过他吧。

    “你要干嘛?”女孩对于李儒这个突然上来搭讪的家伙警惕起来道。

    “我自己搭了个帐篷,要不要一起去我那里玩玩?当然吃吃喝喝什么的不会少的,怎样?”李儒微笑着提议道,这个提议很容易让人误会,不过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

    女孩听到李儒的话有些动心了,她知道李儒的意思,不过看着周围那么多人,却是有些不好意思。

    李儒也不说话,就这么笑着看着这个女孩,他知道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内,他看这女孩虽然穿的还算整齐,但衣服上有很多污渍,而且脸色也有些发白,明显的是营养不良,估计很多天都没吃过好吃的东西了。

    在现在这个末世中,什么最重要,活下去才最重要,但活下去要靠什么,靠的是武器和食物,只要有了武器和食物,你就有了活下去的资本,没有,那你靠什么活下去?她看上去不需要武器,那食物相比很有吸引力。

    李儒从不认为女人就比不上男人。但现实是,女人如今的地位确实低些,女人通常都没什么战斗力,就算是有比较厉害一些的,但也只是极少数罢了,理智上讲,在末世中带着女人,不止多了一张吃饭的嘴,更是多了一个累赘,所以,很多女人都会慢慢懂得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要找个依靠,运气差些的,只能依靠身体换取些东西。

    而在这个末世中,又有几个人能吃饱的,许多人顶多都只是个半饱,而且还要逃亡,如果运气好碰到一个大的车队,或许还能过几天好日子,可如果运气不好,遇不到其他人,那么日子可想而知。

    但就算是遇到个车队,也并不是就活的无忧无虑,王强他们的车队算是比较大的车队了,可走了这么长时间,也死了不少人,车队的人数也从四五百人,到现在的二三百人,所以,车队里的人没有人就认为在车队里就一定安全。

    尤其是女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大多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或许下次就不一定会有人保护她们。所以,她们要为自己找个依靠,找个能保护自己的男人。

    女孩没有表态,虽然末世中的经历磨灭了她心中作为一个女人的骄傲,但是现在这个车队还算安全,也还没有到用身体去换取食物的地步。

    眼前这个男人她是认识的,新来的,大家对他都议论纷纷,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她也不是十分清楚。

    如今有机会仔细打量他,看上去跟其他男人不一样,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个大男孩,明明很流氓的行为他做出来反而让人觉得有些滑稽。

    想到自己这一路来苦苦维持的自尊,已经到极限了,这个叫李儒的家伙看上去不坏,至少比其他对自己不怀好意的男人看上去顺眼的多。

    女孩犹豫了很久,最后咬咬牙,仿佛下定决心一样,点点头,同意了李儒的邀请。

    不光是食物,她要为自己找个依靠,找个能保护她的男人。

    他们两个的举动自然逃不过大家的眼,虽然李儒只是说请她去玩,可大家都知道李儒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这种事太常见了,大家也都没有说什么,也知道女孩并没有做错。

    看着李儒竟然勾搭走了一个女孩,早就躲在一旁的李秋兰气愤的看着李儒的背影:“这个禽兽!”

    一旁偷偷靠热闹的人,对于李儒的做法,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反正男人都那样。

    龌龊的想法,李儒自然是有的,不过他带女孩回来另有所图,王强那伙人的话不足为信,他希望从更多的人那里了解车队的情况,从春梅姐和李秋兰那里得到的信息可以相信,但她们知道的实在太少,他需要隐秘地搜集情报。

    ……

    ……

    拉开帐篷,女孩乖乖钻了进去。

    “她…她…”女孩本来已经做好了准备,但进来后发现像影子一样跟着这个男人的女人也进来了,有些不安,这是要三个人一起?她有些后悔了。

    女孩显然是第一次接受这种要求,有些手足无措地呆坐在地上,低着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始。

    “要…要脱衣服吗?”女孩好不容易才开口问道,不过问的问题显然自己都觉得傻。

    “不用!”

    “啊?那…那怎么…那个…”女孩显然不明白李儒的意思。

    “就躺这上面吧,今晚时间充足。”李儒简单布置了一下说道。

    “哦。”得到指示,女孩照做,躺在李儒布置的靠垫上,软软的,有些舒服,不安也减轻了不少,帐篷里很昏暗,感觉李儒靠过来的动静,女孩还是有些害怕的,但很快就没了动静,预想中的被压在身下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女孩奇怪地睁开眼,这才发现李儒只是和自己并排躺着。

    “你…”女孩一时没有理解状况。

    “你不需要做什么,躺着就好。”

    “哦。”据说有些男人有怪异的癖好,女孩有些害怕自己是不是遇上了什么变态。

    “还没问你名字呢,你叫什么?”李儒自然不会知道此时女孩心里的各种奇奇怪怪的想法,开口道。

    “我…我叫李薇!”

    “你叫什么?”李儒有些不能相信地再次确认道。

    “李…薇。”女孩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可确实没说错,不确定地回答道。

    “蔷薇的薇?”

    “是啊,怎么了?”

    “没…没什么。”

    “你别害怕,我只是想问些问题,我问你答就好,明天我会给你报酬的。”

    “就…就这样?”女孩有些难以置信地确认道。

    “对”

    “哦,那你问吧!”真是个怪人,女孩觉得匪夷所思,事情发展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了。

    那第一个问题…

    ……

    ……

    啊…李薇拉开帐篷,伸伸懒腰,揉了揉眼,昨晚被李儒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搞的一晚上都没睡,如今眼皮直打架,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问题。

    “你没事吧?”

    “没…没事!”

    “那就好!关于报酬方面,今天晚些时候你来我这里,我会悄悄给你的。”李儒特意提醒道

    “谢谢!”李薇明白他的意思,感激地说道,现在不比至少,大家看上去很和睦,但如果自己突然带着许多吃的回去可能会被不怀好意的人盯上吧。

    “禽兽!”李薇刚走,李秋兰就来,显然刚才的一幕她多半也看到了,只是她似乎误会了什么,一上来就是狠狠的两字。

    李秋兰原本还觉得李儒变好了,结果才发现还是本性难移,刚才她就看见那女孩一脸倦容地从他帐篷里出来,可以想象她昨晚被李儒怎么折腾。

    李儒也懒得跟她解释,就算解释了她也不会信,说到底这事还得怪李薇那丫头,要不是她,他的光辉形象怎么会毁?

    如今这个也叫李薇的女孩又一次让他被李秋兰视做禽兽,李儒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好好好!我是禽兽行了吧,你一大早的来找我什么事啊?”李儒对付李秋兰从以前就有了经验,本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基本原则,脸皮厚些,无耻些,她就无可奈何了。

    “我…我路过而已,你没事,我走啦!”本来兴师问罪的李秋兰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敷衍了几句就慌慌张张离开了。

    这丫头撒谎都不会撒,他这位置偏僻,怎么路过也不可能路过这里,分明是她担心自己吧。</p>

章节目录

身在地狱宛若天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仙肉小说只为原作者秋兰青青绿叶紫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兰青青绿叶紫茎并收藏身在地狱宛若天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