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霜亲自煎药,并非是对燕儿不放心。

    只是,心中就是想这么做,说不出具体原因。

    夏日天热,回廊里虽然有风,但是毕竟不比放置了冰盆的室内,更何况面前还有个小炉子。

    不一会儿,

    凝霜额上就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燕儿看着一言不发,认真煎药的凝霜,默默的从屋子里端了两盆冰过来。

    煎药是个费时间的细致活。

    自家姑娘的情绪看起来有些不太对,平日很活泼的燕儿也不敢说话了。

    见着师祖的亲笔信,想着师祖在信中的殷殷叮嘱,凝霜的心情确实是有些波动。

    这些年再如何习惯了隐藏情绪,在这一刻,凝霜还是有些控制不住的。

    而且,她也并不太想控制。

    ......

    凝霜带着燕儿到南风院的时候,慈海大师正在室内诵经,阿生安静的坐在一旁。

    求助云山老人一事本就是凝霜和慈海大师商定的,且刚刚凝霜在看过药方之后,便让人把药方送来了南风院。

    所以慈海大师对凝霜这个时候端着药过来是般点都不意外的。

    阿生很听话,乖乖的把药喝下。

    要想解药人之毒当然不会太容易。

    晚上的时候,阿生发起烧来。

    ”燕儿,把第二服药端过来!“凝霜吃过晚饭后,并未回自己的院子里,而是带着燕儿一起守在南风院。

    药是提前就算着时间让燕儿煎好了的。

    燕儿赶紧把已经凉得差不多的药汁端过来。

    阿生因为发烧,神志有些受影响,不怎么配合吃药,最后还是慈海大师亲自喂阿生将药喝下。

    虽然说对云山老人的药方大家都是极有信心,但还是不免有些紧张。

    阿生喝完药之后因为难受,不肯睡觉,慈海大师一直安抚着阿生。

    凝霜和燕儿自然也是不能睡的,凝霜时不时还要检查一下阿生的脉象。

    虽说阿生发烧是早已预料到是服药之后的正常反应,但是阿生有些微红的眼,和一直咿咿啊啊的饱含痛苦又带了些委屈的声音,听在大家耳中还是让人很不是个滋味,也让人的心情更加紧绷了些。

    后来可能是太困了,又有些累,阿生终于在将近丑时末的时候慢慢睡着了,其它人也都稍微松了口气。

    “姑娘,阿生睡着了!”燕儿看着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阿生,长长的出了口气,声音里的情绪有些复杂。

    “准备施针吧!”凝霜看了一眼桌子上摆着的沙漏,声音平静。

    阿生在这时候睡着了无疑是最好的,要不然,一会儿施针说不得还真有些麻烦。

    燕儿这边连忙去准备东西。

    “大师,麻烦您了!”凝霜对着慈海大师施了一礼,诚恳道。

    凝霜并不打算亲自给阿生施针。

    一是因为慈海大师比她更了解阿生的穴位。

    二是她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要离开大庆了,给药人解毒的事情她是肯定没有办法亲自完成的。

    既是如此,倒不如从一开始就让慈海大师负责更好些。

    之前没有药方,阿生的情况又并不完全稳定,凝霜每日是必须要泡在配药室里。

    现在凝霜要考虑的事情是,在离开大庆之前,必须要给慈海大师找几个帮手才好。

    要不然等将军府里的药人被救出来之后,慈海大师一个人肯定是忙不过来的。

    而且,凝霜完全可以想象得到,那些药人的性情一定不肯能像阿生这般温和。

    所以给慈海大师找帮手这件事情就必须是要提上计划了。

    人手自然是不会太难安排,从回春堂抽调就好。

    只是,此时还不宜让回春堂的大夫进府学习,以免让蒋姝或者秦墨嵩看出什么蛛丝马迹而节外生枝。

    算算日子,这些事情也该差不多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

    阿生的毒性复杂,且因为中毒的原因,阿生的穴位和常人也有些不同,所以在施针的时候就必须异常小心了。

    慈海大师这一趟施针用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

    屋子里的窗子和门都开着,院子里有风吹进来,六月初的夜晚还算是凉爽的。

    等将最后一根针终于收起来了的时候,慈海大师的脸色却已经有些微微发白,额上也有细密的汗珠。

    “大师,您赶紧先擦擦汗,喝点茶!”燕儿很有眼色的赶紧给慈海大师递了干净的帕子,有倒了杯温茶。

    施完针,剩下能做的事情便只有等待了。

    而等待的时间往往是最漫长的。

    本来燕儿是准备劝自家姑娘先回房歇着,等阿生这边有了动静她再去给自家姑娘报信的。

    但是凝霜坚持要等在南风院等结果。

    凝霜让燕儿泡了壶浓茶,就坐在院子的桂花树下。

    深青色的天空挂了一弯淡月,有稀稀朗朗的几颗星星。

    空气里有青草的香味。

    耳中是夏虫的低鸣和青蛙的吟唱声。

    夜风阵阵,一切似乎都很美好而又静谧。

    然而在这样美好的夜晚里,南风院里的人却无暇感受这样的美好。

    阿生开始的时候睡得并不怎么安稳,特别是在慈海大师给他施针的时候,甚至还迷迷糊糊的醒了几次。

    等到东边的云霞慢慢的铺开,院子里的鸟儿醒过来的时候,阿生反倒是睡得沉了。

    慈海大师一直在屋子里打坐。

    凝霜则在院子里喝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的茶。

    燕儿坐在一旁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盹。

    中间凝霜和慈海大师每隔两刻钟左右就会给阿生把一次脉。

    每次把脉的时候,燕儿都是最紧张的,睁大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看着。

    阿生还在持续发烧,脉象并无多少明显的变化。

    情况似乎还算稳定。

    “姑娘,先回屋洗洗脸,用过早饭再过来吧!”天空刚刚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晓茹进了南风院。

    “好!”凝霜抬手轻轻揉了揉有些酸胀的双眼,点了点头。

    阿生估计一时半会儿是不会醒过来的。

    跟慈海大师打过招呼后,凝霜便先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昨晚一直没有和眼,后来又在院子里吹了一个时辰的夜风。

    在南风院的时候不觉得怎么样,一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凝霜便觉得周身疲乏了。

    晓茹吩咐人准备了热水,凝霜泡了个澡换了衣服出来后,虽然依旧有些困乏,但是整个人感觉舒爽多了。

    吃过早饭后,凝霜便又带着燕儿去了南风院。

    。</p>

章节目录

月满乾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仙肉小说只为原作者一一池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一池水并收藏月满乾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