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看样子,对方还没使出全力。更何况,他用的还是残剑。难道……他们的实力相差真有那么远吗?

    在场的两位□□胞坐在一旁的石墩上,边啃着苹果边看。末了,还不忘讨论几句:

    “霜霜,你看谁会赢?”

    “嗯……应该是恒阳王爷吧!”

    “我看很难说。”

    “为啥?他们的实力差距你也看到啦!”

    “你别忘了,那个云墨会施毒。而且还是最恶毒的蛊毒!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有道理……”

    两位正在火拼帅哥听得硬是抽了下嘴角。动作却丝毫不敢迟疑,

    云墨与上官子寒纠缠了一会,突然往后一跃退开。他略微粗重的喘了几口气,唇边却扯出一抹诡异的笑。

    一旁的凌梦蝶见状,轻皱起眉:这个家伙又想搞什么飞机?

    而上官子寒见到他唇边那抹明显很阴险的笑意,却仍是没什么表情。淡漠的停在原处,眼中的神色幽深令人猜不透。

    云墨顿了一下,接着不紧不慢的从宽大的袖口中掏出一个暗红色如苹果大小类似于蜂巢的东西。

    凌梦蝶一看顿觉不妙,忙道:“喂,冰块男你小心点!那怕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身边的秦霜霜用手肘推了推她,揶揄道:“你不是很讨厌他吗?干嘛担心他的安危?”

    凌梦蝶俏脸倏地一红。瞪了霜霜一眼,她恼羞成怒低声道:“谁担心他了?而你丫的关键时刻法术偏偏用完了!现在我们三人中就他最能打,他要是挂了我们不就完蛋了?”

    “……这怎么能怪我?我法术用完了还不是为了救你……”摸了摸鼻子,秦霜霜很小声的嘀咕。

    而那厢,云墨左手拿着那个奇怪的巢茧,右手却伸进了衣襟内摸出一支如小指般大小,仅一寸半长通体墨绿的竖笛。他将那小巧的竖笛凑到唇边,吹奏了起来:

    尖锐刺耳的诡异笛声霎时充斥在四周。隔着周围高耸且布满岩石的奇峰,余音一波一波的回荡着。入耳令人感到极度烦躁,胸口闷这一口气消散不去。

    凌梦蝶受不了的捂着双耳,想借此隔绝那诡异的笛声。不料,笛声却仍声声清晰入耳,萦绕在脑海。她旁边的秦霜霜虽是地府中人,却仍因这令人不适的笛声儿微微瞥起眉。唯独上官子寒仍维持一张面瘫脸,不见有一丝异样。

    不一会儿,云墨停下吹奏。只听‘啪’的一声,那个暗红色的巢茧自中间裂开一条缝,紧接着破开了两半。隐约间,听得那破开的茧中传来一阵嗡嗡声。渐渐地,那声音越来越大;一大群暗红色的物体自那破开的巢茧中飞出。仔细一看,那暗红色的物体竟是似娥非娥、似蜂非蜂的昆虫类。那虫类比一般蚂蚁大一点;躯体长得像蜜蜂,翅膀却是飞蛾的翅膀。它们先是绕着云墨飞了一圈,接着像是发现了什么,疯一般冲向上官子寒。

    “冰块男,小心——”凌梦蝶见势不妙,急忙大叫。</p>

章节目录

花仙轮回缘:穿回古代做公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仙肉小说只为原作者腐败的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腐败的小妖并收藏花仙轮回缘:穿回古代做公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