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碧湖酒店从人气来说实在太风光了,有人即使把碧湖酒店亏了十一万说出来都没人会相信,所以这个极度机密的数据除了碧湖酒店等少数几人外,并没有其他人知道。即使连他们的竞争对手晶美大酒店和天雀大酒店都以为碧湖酒店是人民币的大赢家,也感觉到了碧湖酒店已经严重威胁到他们的生意收额。

    为此,晶美酒店和天雀酒店这两间漠阳市最大型的酒店也作出了一系列的优惠,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挽住自己的顾客群使他们不要被碧湖酒店拉走。但他们很快就发觉,这根本没多大用处,在经过一个月的火爆期后,碧湖酒店的生意仍是只增不减。

    两间大酒店的大老总都很意识到,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怕再过一个月,碧湖酒店的地位在漠阳市就没有第二间酒店可以是他们竞争的对手了。看到问题就必须想办法解决,为了商业利益,原本是死对头的晶美酒店和天雀酒店同时走在一起了,而其中还加多了陈志林的那间珍丽大酒店。珍丽大酒店早就从原先和碧湖酒店的姐妹酒店变成了死对头了,不过在和碧湖酒店的每一次对抗中都是以失败而告终,这一次受生意上的好朋友郑志浪也即丽美酒店的老总邀请才来到三方会谈中去。

    三方代表的见面地点是晶美酒店的董事长办公室,参加会议的分别是陈志林、郑志浪和天雀酒店的总经理郝明春,郝明春是酒店老大郝章记的儿子,天雀酒店的事基本就是由郝明春管理,因为郝章记是全市大财团韵韵集团的董事长,精力可没那么多况且自己的集团以后还不是儿子的。

    三人中陈志林无疑是最有发言权的,因为他和碧湖酒店的交手已经有数次了,他更加清楚碧湖酒店的实力如何,所以郝明春和郑志浪每说出一种对策,陈志林都作了否定的回答。不过郝明春毕竟是年轻火气足,郝明春还未和碧湖酒店对抗前就首先引起了内讧。郝明春带点质问的语气对着陈志林道:“陈大哥,你说该怎么办!!!”郝明春虽然很气陈志林以一副老大哥的姿态和他说话,但毕竟郝明春也是大酒店的二号人物,知道礼貌有时还是不可少的。

    郑志浪也跟着说道:“对,志林,你就说说你有什么看法吧,再这样下去,我们的酒店都不用在漠阳市混了。”

    陈志林其实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不过在和他弟弟陈志栋的几次对抗使他有一种恐惧感,因为陈志林发觉无论用什么方法,最终失败的都是他。从最初的职工之争,明明是他已经把碧湖酒店的骨干都挖过来了,但最后却发觉到这不但没有给碧湖酒店致命的一击而且碧湖酒店还因此生意更有发展前景了。再后来那件中毒事件,原本以为是万无一失的了,可到头来却还是让碧湖酒店不知用什么鬼方法把案给侦破了,还好陈志林考虑周到才没有把自己给扯进去。如果不是相信世上没鬼神的话,陈志林还真是以为陈志栋请了某个妖怪在暗中保护碧湖酒店了。

    没有永远的朋友,陈志林深知此道。所以陈志林没有把自己过去和碧湖酒店所使的肮脏手段向两位合作伙伴说出,因为谁又知道明天他们会不会和又和碧湖酒店合作反过来对付自己呢?

    看着两人都很期待自己的对策,陈志林知道两人并不是自己的下属,于是以一个讨论的态度对郝明春和郑志浪道:“呵,我其实也没什么好办法,不过你们要知道以碧湖酒店现在的火箭般飚升速度,我们以正当手段怕很难阻止它前进的步伐。”

    郑志浪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陈志林的意见,现在他的晶美酒店的优惠餐套虽然和碧湖酒店有一定的距离但也仅仅是差了十个百分点,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效果却差了那么多。郑志浪很诚恳的向陈志林道:“志林,碧湖酒店还真是邪门,我派人暗中去碧湖酒店调查过,并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特别之处,他们该有的东西我们酒店都有,为什么相差就是这么大呢?”

    看着郑志浪眉头皱成波浪形了,郝明春一副学者的口吻说道:“怕这和女人一样吧,碧湖酒店是新开的,等到那些人尝过了新鲜感后碧湖酒店的生意就会下来了。”

    郑志浪虽然觉得郝明春的比喻有点不雅但还是认为有点可能,他向陈志林道:“志林,明春说得还真是有可能,要不我们也学碧湖酒店来个停业大装修,然后等重新开张大搞一翻呢?”郑志浪虽然这么说但其实此话并不是他的内心想法,他只不过是把郝明春的意思顺意接了下来。

    陈志林感觉两人都有点不正常了,他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呵,现在是以实力说话的,谁哪管你新还是旧呢?那些身经百战的女人有时可比那些青苹果更有味道。明春,还有志浪,你说我们三人坐在这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是对付碧湖酒店了。”郝明春想也不想就回答了,当看到陈志林点了点头,郝明春还得意了好一阵,还以为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陈志林又反问道:“所以现在我们必须要齐心,等把碧湖酒店给灭了后,我们再内讧不迟。哈,你们说对不对?”说到最后陈志栋笑着拍了郝明春和郑志浪几下。

    郝明春神态很严肃道:“陈大哥,你说得对。你就直说吧,我们听你的。”

    郑志浪心里有自己的想法,他想了下也道:“志林,不错。我们听你的,只要是合法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合法?陈志林还真想不出一个可以使碧湖酒店垮台的合法点子呢?以前的非法方法都弄不死陆源他们,要用法律充许的手段去对付碧湖酒店如果让诸葛亮附身陈志栋都认为想不出来。陈志林从两人的眼神中并没看到有多少的诚意,更多的是狡诈,心里也很犹豫不知如果到时自己阴谋败露了自己会不会由此而在牢狱里蹲十年八年。

    陈志林盯着沙发边上那瓶水草良久,突然说道:“我有一个建议,怕说出来你们会反对。”

    “好的建议我们没理由反对的,陈大哥,你别像个女人似的,直说吧。”如果陈志林是他的马子,怕郝明春早就脱光陈志林的衣服强奸他一百遍了。

    “那我就先说说看吧,等下你们给个意见。我的方法就是我们三间酒店达成联盟,共同对抗碧湖酒店。”陈志林有违良心说道,在弄清楚其他两人的心态前,陈志林还是很君子,没把自己邪恶的一面暴露在两人面前。

    “我们现在不是三间一起联盟了吗?陈大哥,我怎么都觉得你的废话越来越多了。”郝明春也不再给陈志林面子,很温柔的骂了他一回。

    “明春,冷静点,志林一定有他的想法的。”郑志浪毕竟是老道些,从不轻易得罪人。

    陈志林在想和天雀酒店合作是不是一个错误,以郝明春的性格怕他们三间酒店的联盟一解散,郝明春即使不去碧湖酒店陈志栋请功一回也会去公安局告自己一状。不过陈志林还是不敢得罪郝明春的,因为郝明春怎么不才也是天雀酒店的总经理,还有利用价值。

    陈志林笑容可掬道:“呵,我说的三店联盟的意思是说把我们三间酒店的三字变成一!”还未等其他两人问话,陈志林又飞快解释道:“就是我们三间酒店把能统一的东西都统一起来共同对付碧湖酒店。”

    “什么意思?”郝明春认为这个陈志林越来越令自己不服了,说话怎么这么没水平,虽然郝明春仅仅是高中毕业但毕竟也在生意门路上打混了几年,可就是没明白陈志林这话的意思呢?

    郑志浪带点不屑地望了郝明春一眼,感觉虎门没犬子这话怕要改下了,郝章记在漠阳市是何等风云人物,怎么生出的儿子上看下看都像是从精神院走出来的。郑志浪甚至认为郝明春的智力和他家的那只旺财差不多,但郑志浪还是和陈志林一样,认为郝春明多少多少还有一些利用价值的。不过郝明春这么低下的表现,郑志浪真是说不出一句赞扬的话来,为此,他只能默默地转望着陈志林,看看陈氏集团的董事长的脾气怎么样了。

    陈志林还是像老师一样和蔼可亲地教育着郝明春这个傻学生,道:“意思就是我们三间酒店把所有一切服务价格都统一起来,比如我们酒店的三丝炒粉是十块钱一碟你们酒店也是这个价,又比如我们包间是二百块一夜你们也一样这个价,还有我们三方要无条件接受同盟任何一间酒店的帮助请求。”

章节目录

艳色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仙肉小说只为原作者云霄阁7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霄阁7号并收藏艳色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