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万良主动提出来让贺宏达回去,而他却带了四大金刚留下的时候,贺宏达心里早就猜到了万良可能有所行动。只是他犹豫着,他也想用这种“非帮意”的方式来给坤子一个警告:他贺宏达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所以,差不多在坤子快要离开了建县境内的时候,他才给万良打了一个电话,竟然是关机。接连给那四个人打,结果是同样的情况。贺宏达估计是出事了,他马上派人沿路追赶。万良他们还没有上车的时候,贺宏达派过来的人就找到了狼狈的五个人。

    一看到万良五人被打成了那样,贺宏达心里对坤子与周天的恨意便顿时增加了数倍,当然,那种恐惧也随之飚升。只有两个人就把万良外加大四金刚打残了,这得是什么功夫?怪不得自己帮里两个拿着砍刀的弟兄都死在了坤子的手上,现在看来,他贺宏达对坤子身手的估计还是太低了。现在他不免有些庆幸,如果前面第一次截住坤子的时候就动了手,恐怕他贺宏达也至少是这个下场。

    贺宏达是在建县医院里见到万良他们的,尤其是万良背上的那一道血口子,足见坤子用了多大的力量铲进去的。他没有了解双方打斗的细节,只是这个结果就让他不寒而栗了。

    “都怪罗非那个混蛋,坤子车上明明有两把铁锹,他为什么不给没收了!”贺宏达不由的报怨起来。

    “一般越野车上都带着那种铲子,是防止车子陷进泥地里的,所以警察一般不会把那个当违禁物品没收。”一个手下解释说。

    但贺宏达心里对罗非跟雷文明他们依然怀着相当的怨气。他总觉得自己平时在他们身上没少花了钱,可到了关键时候却总是中不上用。那感觉就像是喂养了一只狗,到了该朝小偷儿扑上去的时候,它却蹲在一边看起了热闹。

    他安顿好了万良几个之后,就去了自己的古玩店里。从贺宏达被无罪释放之后,雷文明白天主动约孔洁的次数明显少了,他也不想让贺宏达抓住他的把柄。不过,雷文明却是架不住孔洁那小身子的诱惑,总是隔三岔五的在晚上约几回孔洁去他那所房子里承欢。那房子他已经偷偷的过户到了孔洁的名下,所以,孔洁也是逢召必至。

    贺宏达去古玩店的时候,孔洁正在她那间小卫生间里洗澡,里面有电热水器,安了一个小喷头,不过那狭小的空间仅孔洁一个人也够用了。现在她虽然有了大房子,却不敢去住,雷文明交待过,这房子的事儿不许她让贺宏达知道。

    “不会雷文明那小子又约你了吧?”贺宏达叫开门之后,发现孔洁身上头上还湿漉漉的,便忍不住问道。

    “没有。”孔洁现在夹在两个男人之间,很是尴尬,尤其是贺宏达早就知道了她跟雷文明的事儿,所以,每次贺宏达在她身上发泄时,她总觉得那是一种报复。

    “呆会儿你打电话给他,就说我要送他一样东西。”贺宏达这一次好像并没有怎么生气。

    “贺哥,其实你没必要再送他那么多东西了。”说完之后,孔洁又觉得自己有些多嘴了。

    贺宏达看了看只裹着浴巾的孔洁,她肌肤如玉如雪,吹弹得破的娇嫩,的确算个尤物,他明白孔洁的意思,人都送给他了,何必再送东西?

    贺宏达在孔洁那湿漉漉的头上轻轻的抚着,然后又轻轻的捏住了她那尖尖的下巴,让她仰起脸来看着她那俊美的脸庞:“不,今天哥要你亲自以一种特殊的方式送给他,一定要听话。”

    孔洁有些茫然的看着贺宏达,不知何意。贺宏达的手从孔洁身上滑过,站起身,到了店里的柜台上,取下了一个小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颗珠子。那珠子不算是什么稀罕物,却也能值个三万两万的。

    贺宏达只拿了那颗珠子回到了孔洁身边:“哥今晚就送他这颗珠子。”

    孔洁对于这些东西的价格都是非常熟悉的,标价六万千,可按照规矩最低五折的话,那也是三万多块钱。

    “贺哥有什么事儿求他吗?”孔洁心里一直有一种背叛了贺宏达的负罪感,所以很想找个机会给贺宏达办点儿事儿,以求他的宽恕。

    “不,哥没事儿求他,哥今天高兴,就是想送他一点东西而已,可太贵了的,哥又不舍得,太不值钱的,哥又拿不出手。现在只好送它了。”贺宏达若有所思的道。

    “贺哥刚才说用一种特殊的方式,什么方式?”孔洁正在疑惑着。不过,看到这颗珠子的时候,她就联想到了贺宏达曾经塞她里面的那只乒乓球。

    “那你说咱们用什么方式给他最好?”贺宏达回到孔洁身边坐下,将半裸着的孔洁拥进了怀里。

    “谁知道贺哥又想到了什么花花点子?”虽然曾与贺宏达**数度,可一想起那样的情节来,孔洁还是不禁有些耳热。

    “这个比那乒乓球小,不知道洁妹能不能夹得住?”贺宏达捏着那颗珠子轻轻的送到了她的唇间。孔洁平时不怎么化妆,就连唇膏都不用,可她的双唇却依然是那么红润。

    “贺哥好坏……”虽然贺宏达是把那颗珠子放到了她的唇间,可孔洁却明白,贺宏达不可能就让她用嘴含着交给雷文明的。

    “洁,你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贺宏达让那颗珠子在孔洁的芳唇间滚动着。

    孔洁现在真的有些茫然了,难道真的是自己猜错了?凭着她对贺宏达的了解,除了那个地方,他还有什么新招儿?上次要不是自己机智,身体里藏着的那只乒乓球还真的解释不清了呢。

    “哥是要你藏在你最隐秘的地方,把它安全的带给雷文明,然后让他亲自取出来才行。而且,你一定要告诉雷文明,是贺哥我让你这么带给他的。”贺宏达的手松开了那颗珠子之后,就滑到了她的两腿之间,“我不许你再编什么理由,如实的告诉他就好。”

    这样说着,贺宏达的手指就在那地方轻轻的按揉起来。

    “为……什么?”自己最隐秘的部位让贺宏达这样按着,孔洁羞涩难当。现在她连小裤都没穿,可是方便了贺宏达了。只是她不明白,贺宏达为什么要她把这事儿告诉雷文明。这跟两个男人在一张床上共用一个女孩有什么两样?

    “贺哥,这——不合适吧?”孔洁非常担心的问。

章节目录

女人的地男人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仙肉小说只为原作者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并收藏女人的地男人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