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阳,你个坏蛋,我不准你欺负子墨哥哥。”

    一道带着怒意的稚嫩女声响起。

    凌阳转身一看,说话的是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女,穿着白色的衣裙,五官精致,乌黑的长发散在身后,别有一种出尘的气质。

    看着少女气嘟嘟的样子,凌阳态度大变,笑呵呵的道:“原来是轻语妹妹呀!你误会了,我在和子墨表第闹着玩呢!”

    轻语是凌子墨的妹妹,也是公认的凌家第一美女,凌阳就是轻语的追求者之一。

    虽然凌阳对轻语很殷勤,但是轻语并不喜欢凌阳。

    “子墨哥哥都被你打伤了,你还不承认。凌阳,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伤害子墨哥哥,我就对你不客气。”

    轻语将凌子墨保护在身后,表情严肃的道。

    “凌子墨,你就只会躲在女人身后吗?是男人就出来堂堂正正的和我决战。”

    凌阳气急败坏,无论自己对轻语如何深情,她都无动于衷。

    轻语的眼中只有凌子墨。

    “凌阳,你的激将法实在是太幼稚。你叫嚣着与一个无法使用元气的人进行决战,这也叫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吗?”

    凌子墨淡然一笑道。

    “凌子墨,你还是不是男人。想不到你竟然如此怯懦,连与我决战的勇气都没有。”

    凌峰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陡然怒喝道:“都给我闭嘴,今天的训练到此结束,马上解散。”

    听到解散的命令,演武场上的少年们顾不上看热闹,立刻三五成群的结伴回家。

    感受到凌峰的不满,凌阳也转身离开,“凌子墨一个月后,继任家主之位非我莫属。”

    看着神情低落的凌子墨,轻语抱怨道:“凌阳实在是太过分了,他明知道子墨哥哥不能使用元气,还来挑衅你。”

    一旁的凌峰也安慰道:“子墨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找机会教训凌阳,给你出这口恶气。”

    “谢谢凌峰叔叔。”

    凌峰看着眼前的少年,不由得感叹起来。

    以前的凌子墨少年得志,意气风发有些桀骜。可是现在的凌子墨经过了三年的磨炼,心性变得更加成熟。这对他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轻语拉着凌子墨去医馆检查,又帮他买了几副草药。

    看着眼前的女孩,凌子墨心头暖暖的。

    轻语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妹妹,在凌子墨三岁那年,他的父母在古遂沙漠中发现了她。

    轻语小时候并没有多少朋友,很多同龄的人都欺负她,只有凌子墨一个人庇护她,把她当成亲生妹妹。

    “子墨哥哥的身体好些了吗?子墨哥哥最近开心吗?最重要的是子墨哥哥想轻语吗?”

    少女俏皮可爱的问道。

    “还是老样子。”凌子墨答道。

    听到这么敷衍的答案,轻语也不生气,而是耐心的开导着凌子墨。

    这一幕要是被凌家的小辈们看到,恐怕要嫉妒的吐血。

    “子墨哥哥你看,这是什么?”

    轻语打开一个木盒,顿时丹香四溢,沁人心脾。

    “麟血丹。”

    凌子墨听说过这种丹药,传说一些练药大师会采集高级妖兽的精血,辅以数千种灵药,炼制至刚至阳的丹药,而这麟血丹中便有着烈焰天麟的精血。

    有了麟血丹,就可以压制住体内的寒毒。

    “你怎么会有麟血丹?”

    凌子墨兴奋的问道。

    “子墨哥哥……麟血丹是我从青虹宗偷回来的……”

    轻语低声答道。

    “什么?偷回来的。”

    凌子墨脸上的兴奋转变为深深的忧虑。

    一年前,凌家在古遂沙漠中救治过一个垂死的老者。

    谁也没想到,这位老者就是林氏王朝第一宗门的长老。为了报答凌家的救命之恩,这位长老决定保送一人到青虹宗修行。

    经过一番严格的筛选,轻语被长老选中,前往青虹宗修行。

    麟血丹价值连城,即使是在青虹宗内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而轻语竟然为了自己,不顾危险偷取麟血丹。

    轻语对自己的情意,又岂是能轻易还清的。

    “子墨哥哥,一个月后的继任家主之争,你千万不要逞强。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很不好,千万不要强行吸收元气。继任家主之位,他们要,给他们便是。”

    凌子墨看着轻语,温柔的道:“傻丫头,我可是一直秉承着天大地大不如命大的原则,在没有足够实力的时候,我不会招惹凌阳他们的。”

    知道了凌子墨的想法,轻语粲然一笑:“子墨哥哥,答应轻语,不要干傻事,因为在轻语心里,你是最重要的。”

    凌镇后山一处山洞,这是凌子墨居住的地方。

    此刻已经是夜深人静,然而山洞中却有着微弱的灯光。

    “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我不服!我不服啊!”

    凌子墨一拳打在山洞的墙壁上,立刻渗出鲜红的血迹。

    凌子墨的拳头很疼,但是他的心里更疼。

    三年了,在他身中寒毒以后,没有人瞧得起他。每一天都有无尽的鄙夷和谩骂在迎接他,他都不知道,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

    “难道还要苟且偷安下去吗?可是这样活着又和死了有什么差别。”

    凌子墨看着摇曳的灯火,深思着。

    “不,我凌子墨不会就这样算了的。如果不能轰轰烈烈的生,就让我轰轰烈烈的死。”

    “只要压制住体内的寒毒,就可以修炼了吧!麟血丹,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看着这枚比玉石还要剔透的血红色丹药,凌子墨没有犹豫,一口将丹药吞下。

    凌子墨下定决心,闭目盘坐,他在吸收元气。

    不一会,凌子墨便感觉全身发冷。

    九月的夜晚并不是太冷,但此时的凌子墨却感觉置身极北雪原一般,酷寒无比。

    一道道寒气从凌子墨的体内逸散而出,使他周围的地面,结上一层薄薄的冰霜。

    此时的凌子墨脸色苍白,全身因寒冷而颤栗,难以想象他此时正在经历着怎样的痛苦。

    最后,凌子墨昏死过去。

    一阵微风拂过,吹熄摇摇欲坠的灯火,山洞中一片寂静黑暗。

    /86_86607/30083408.

章节目录

武炼诸天吾为圣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仙肉小说只为原作者一课一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课一颗并收藏武炼诸天吾为圣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