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念念刚一躺下,就听到郑秋丽如此劲爆的问题,微愣一下才道:“嫂子,我年纪还小呢,再说我们现在也不在一起,谁知道什么时候结婚呢。”

    她说的是实情,现在她在泽州,陆擎风在新城,两地相隔千里,他们根本不具备结婚的条件。

    郑秋丽了解她说的实情,叹了口气,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周念念心里松了口气,就算是真的具备结婚条件,她心里和没做好和陆擎风结婚的准备。

    相比较隔壁的陈县长和陆擎风就安静了许多。

    陈县长劳累了一天,晚上又喝了一点小酒,躺下不一会儿就呼噜震天响了。

    陆擎风双手枕在脑后,一双漆黑的眸子却了无睡意。

    明天就要离开泽州了,这趟泽州之行比自己想象中的意外和收获要多。

    尤其是关于周念念的认识,陆擎风本来受周家父母所托,顺道过来看看周念念过的如何。

    他甚至打算不去见周念念,只悄悄拜托陈县长派人关照一二就行,生怕见了又惹的两人都不高兴。

    想起这几天听到和看到的,陆擎风更加辗转反侧,和以前的周念念相比,现在的周念念简直换了一个人。

    若不是她列举了一些只有两个人知道的事情,陆擎风甚至怀疑她的内里是不是换了一个人。

    现在的周念念虽然仍有之前的活泼俏皮,可也有以前不具备的冷静果敢,看来磨难果然锻炼人啊。

    陆擎风嘴角勾了勾,就连他自己,都不得不在强大的现实面前收敛了一些脾性。

    想起周念念就住在自己隔壁,陆擎风的心头忍不住一热,又想起自己之前做的那个梦,暗夜中神情不自在的翻了个身,闭上了眼睛,嘴角却忍不住挑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周念念起了床,郑秋丽已经熬好了稀饭,他们在陈家吃了早餐就提出了告辞。

    陈县长拿出自己写个陆父的信,以及早就让妻子准备好的一些特产交给陆擎风,再三请陆擎风转达自己的问候。

    从陈家出来,陆擎风转头问周念念:“时间还早,你还有什么东西要买吗?”

    周念念从兜里掏出一张纸,笑眯眯的晃了晃:“当然有啊,走,咱们再去趟百货大楼。”

    还去百货大楼?陆擎风诧异她竟然还列了单子,这是有多少东西要买啊?他摸了下鼻子,推着自行车和她一起去了百货大楼。

    昨天来买东西的时候,周念念已经摸清了所有东西的位置,进门就直接去了卖补品的地方,将身上带的钱拿出二十买了一些补品,随后又去了百货大楼旁边的药店,将手上的单子递给了卖药的同志。

    “你买这么多药做什么?”陆擎风撇了一眼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列着麻黄,生石膏,贝母,杏仁等药材,不由蹙眉打量周念念,眉宇间带出一些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紧张。

    “这是让你带给我爸妈的,”看着店员熟悉的将草药一包一包的包好,周念念把方子递给了陆擎风:“我听说新城买药不方便,我爸容易咳嗽,这是一副清肺的汤剂,你让他们照着这上面煎。”

    前世回了京城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养父的病就恶化了。

    当时她几乎跑遍了京都的大小医院,吃了许多药,都没有效果,最后打听到一位老中医治疗肺病十分有名。

    周念念和大哥周常国一起陪着周父去看得病,老中医开的方子让父亲的病情好了不少,可惜父亲最后还是因为拖的时间太久而去世了。

    养父的药很多时候都是周念念去抓,亲自熬的,所以她对这个药方记得很清楚,后来在山村里当老师的时候,还经常熬了汤给村里的老人和孩子喝。

    等到她去新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正好陆擎风来了,周念念便趁机将药方写下来,让陆擎风带到新城去。

    希望能够及时预防,不要再让养父换上肺病。

    抓好药,陆擎风手上又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先把这些东西送招待所,然后咱们回趟镇上。”

    周念念不解:“去镇上干什么?你还有什么东西需要买吗?”

    现在都快十点了,陆擎风下午三点的火车,他们回镇上,一来一回得一个多小时,时间太紧了。

    “嗯,有点事要处理一下。”陆擎风含糊其辞,将东西都挂在自行车车把上,然后带着周念念去了招待所。

    他住的招待所就与县政府隔了一条街,离火车站也不远,骑车十来分钟就到了。

    陆擎风住在二楼靠东头的房间里,房间很简陋,一张单人床,一张有些老旧的桌子,上面放着一个水壶和一个水杯,桌子旁边放着一把椅子。

    床上的被褥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床头,地上摆放着陆擎风的行礼包,大大的行李包敞开着,露出里面摆放整齐的衣服,还有隐约露出的纸。

    看到纸,周念念忽然想起来自己这几天光忙着开厂子的事情,然后准备带给父母的东西,却忘记亲手写封信给父母了。

    想到就做,她向陆擎风要了纸和笔,坐在椅子上快速的动起笔来。

    陆擎风则开始收拾大包小包的东西,将所有东西一一装好,才走到她跟前催促:“写好了吗?”

    他走到她旁边,一只手支撑在桌子上,看着旁边的少女坐的笔直,专注的写着信,眼睑低垂,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视线不由落在纸上,顿时一愣。

    “你的字怎么变了?我记得以前写的字迹不是这样的啊。”

    周念念握着笔的手一顿,低头看自己刚才写的字,也微微愣住了。

    十几岁的周念念写的字工整秀气,但四十岁的周念念写的字却是柔中带刚,这是因为心境的变化,不是刻意掩饰就掩饰得了的。

    “有吗?”她故作疑惑的抬起头,“我看着和以前差不多啊。”

    “不一样,”陆擎风摇摇头,“你以前的字软趴趴的,哪里像现在这么有力气,柔中带刚的,你现在这字,恐怕我爸见了都得夸奖你了。”

    听到他只是单纯的说字,没有其他怀疑的意思,周念念心里松了一口气。</p>

章节目录

七零律政俏佳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仙肉小说只为原作者雾冰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冰藜并收藏七零律政俏佳人最新章节